NEWS

综合信息

(022)-29253514
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新闻 > 企业信息 > 正文
甘为大漠一“胡杨”–地勘院内蒙额济纳旗萤石矿物探勘查项目组侧记
发布时间:2022-06-20 浏览:163

苍茫边关大漠,千年胡杨驼影……艰苦荒凉的工作环境中,活跃着两位二四七地质人的身影——他们远离城市喧嚣,扎根荒漠戈壁,先后转战内蒙古自治区额济纳旗查干陶勒盖音乌拉、红柳沟、狐狸山等边远地区,演绎着如同胡杨树般的坚韧故事。

驱车翻过坚硬无比的盐碱地、坑坑洼洼的戈壁沙漠,再驶过大大小小十几条湍急的河流,历经1000余公里行程后,终于到达了内蒙古额济纳旗红柳沟。这是一处连生活物资都要驱车三四个小时从最近的额济纳旗运送过来的地方,工作区域内更是没有手机信号和网络,甚至平时连人都很少遇到。放下行囊,两人立即投入工作,用物探仪器不断地对采集的数据进行分析、检验,往往一忙活就是一整天。

“额济纳有很多胡杨树,当地人说它生而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朽。就和树一样,人想在这样苦楚寂寞的工作环境中坚持下来,没点执着劲和责任心肯定不行”。项目组成员赵玉立回忆说,有一次,他们刚刚完成工作就刮起了沙尘暴,一面沙墙迎面而来,刹那间遮天蔽日。他和驾驶员通过对讲机交流了许久都没有办法找到正确的返回路线,在风沙中摸索了半个小时之久,直到沙尘暴逐渐停歇才成功进车躲避。事后才知道,其实他和车辆之间只有短短的500米。

“因为长期出野外的原因,我已经习惯不怎么喝水,除非是特别渴的时候才喝点”。“90”后的沈金胜在野外工作已有10个年头。由于没有网络信号,每天出工回到驻地后,他常跑到附近的盐碱地里捡石头打发时间,一段时间下来积攒起了一座“小山”。“到八月份项目结束的时候,我没准能在戈壁滩里捡到一块‘宝石’”,他的笑语中满是苦中作乐的坚韧。

胡杨树有千年之誉,地质人有奋进之志。多年来,正是一群像沈金胜、赵玉立一样的平凡二四七人默默支撑着大队高质量发展,他们呕心沥血、乐观自信,为大队发展付出着自己的青春和汗水,坚守着“地质三光荣”精神高地,用实际行动诠释着新时期地质人的光荣与梦想。